一塊土地兩朵花~鄧雨賢、鄧麗君、鳳飛飛《情人再見》、《月夜愁》

 

 

鄧麗君《情人再見》(詞莊奴,曲鄧雨賢)

 

 

鳳飛飛《月夜愁》(詞周添旺,曲鄧雨賢)

 

 

台灣被日本人治理時期,台北市有一個地方被日本人命名為「永樂町」,因為地點近新店溪、基隆河與淡水河的交匯處,土地肥沃四周良田,又稱為「大稻埕」。台灣自16世紀被葡萄牙船隻發現以後,在歐洲一直被稱為「福爾摩沙」,代表著「美麗」的意思。隨著南島語系的原住民族陸續移民至台灣生活、漢人開墾、洋人在台貿易等等歷史演進,形成一個多元文化的美麗境地。

 

 鄧雨賢9(網路抓的)鄧麗君風飛飛2

 

永樂町是台北重要的文化基地,在日本人治理台灣的時候,台灣人民聚集在永樂町開始許多文化活動,包括咖啡廳、唱片公司和茶館。而當時台灣最重要的音樂家即是鄧雨賢先生,創作了許多膾炙人口並且對台灣音樂有極大影響的歌曲,包括《四季紅》、《月夜愁》、《望春風》和《雨夜花》。如果說到台灣音樂文化,惟有鄧雨賢先生創作的這四首歌曲最能代表。

 

莊奴與左宏元(筆名古月)倆人,雖以姚蘇蓉演唱的《今天不回家》、《像霧又像花》和《負心的人》等歌曲,將台灣本土流行音樂文化推廣至海外,在香港造成轟動並且大賣,讓台灣流行音樂歌壇不再只有充斥著外來翻唱歌曲。但是比起鄧雨賢先生對台灣音樂的貢獻,我們做得實在是太少。莊奴感觸甚深,特別重新填詞《月夜愁》,創作了《情人再見》像鄧雨賢先生致敬。

 

《月夜愁》是一首台灣閩南語歌曲,而我填詞的《情人再見》則是國語,兩首歌曲莊奴認為分別由鄧麗君小姐以及鳳飛飛小姐唱得最好。兩人都是當代重要的歌壇歌后,唱著閩南語和國語兩種不同版本,各有特色。莊奴認為音樂代表著文化,鄧雨賢先生是台灣文化的根本之一,由鄧雨賢先生創作的《月夜愁》,其美妙的旋律,貫穿了當代兩大台灣歌后,讓鄧麗君小姐與鳳飛飛小姐因這首歌曲而有所連結。莊奴有感,特別要提出一句話來說明台灣多元的文化和美麗「一塊土地,兩朵花」。一塊土地代表著鄧雨賢先生,也代表著台灣共同的根文化。而在這個文化養分上,造就了美麗的人文成果,就像鄧麗君小姐與鳳飛飛小姐兩朵歌壇雋永的花。

 

莊奴90後音樂人生故事

 

 

鄧麗君《情人再見》歌詞全文:

 

作詞:莊奴
作曲:鄧雨賢

 

相見已晚 又要分手 癡癡相望 默默無言 何時能見
不知那一年 不知那一月 不知那一天 啊 情人再見

相見時短 離別時長 無限傷心 無限心酸 何時能見
只怕海已枯 只怕石已爛 只怕人已變 啊 情人再見

如今相見 又要分手 無限傷心 無限苦痛 何時能見
我倆情不變 我倆意不變 我倆心不變 啊 情人再見

創作者介紹

莊奴90後音樂人生故事

甜蜜蜜作者莊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