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出一無所有的關鍵秘密~鄧麗君想把情人留

 

鄧麗君《想把情人留》(詞莊奴,曲崎孝路)

 

 

「存留」是基本人性之一。我們日日夜夜勤勞奮鬥,為了給自己和家人安全快樂的生活。於是我們學習「存留」,將今天吃不完的飯菜,留一點給明天;將這個月開銷以外的金錢,存在銀行以備不時之需。從生活中開始,我們習慣未雨綢繆的「存留」。就像花栗鼠預備過冬,總是囤積許多松子,「存留」讓我們更有勇氣的面對未知的明天。

 

「存留」的習慣漸漸被我們擴大,我們嚮往「存留」各種人事物。從社會地位、名望、財富甚至情感,我們都習慣不斷的「存留」才感到心安,好似「存留」是「安全感」的必要條件。因此,當我們遇到任何困難而失去安全感時,總會先檢視自己是否存留什麼。當發現自己「存留」的不多,悲從中來,覺得自己一無所有。

 

莊奴在台灣最快樂的歲月,莫過於與我第一任妻子生活。我們共同為生活打拼努力工作,育有一子。當我從抗戰與遷台後,第一次感到人生擁有充分的幸福時,妻子卻因病驟逝。過程中為了讓妻子獲得更好的醫療照護,我投入身上所有的金錢,卻還是沒能「留住」我摯愛的妻子。同時失去妻子又背負著龐大的醫藥費,我感到人生一無所有。我日以繼夜的思念著祂,為祂寫了多少歌詞,可能一百多首,全部都是記錄著我們甜蜜幸福的日子,或向祂傾訴我有多思念、多難過。我以為透過寫作可以記錄而「存留」一些什麼,但是我遲遲不能走出傷心難過。

 

讓我真正走出悲傷的那天,我帶著一百多首歌詞到妻子墳前,將全部歌詞燒給祂,一首也不留。當火焰將紙張從白染黑的剎那,我感到無比的輕鬆。一方面我認為妻子能收到我寫給祂的歌詞,一方面我的心好像放下了什麼。經過幾十年,莊奴現在已94歲。縱然前妻在我心中一直留有重要的位置與分量,但身旁有現在的妻子鄒麟照顧相伴,還有全世界各位歌迷朋友們的支持,日子過得十分快樂。

 

在生活中我們習慣「存留」以備不時之需,然而當遇到困難與世故變遷時,我們第一時間總會檢視自己是否還能夠「存留」什麼,就像我為前妻寫詞記錄回憶一樣。然而,真正能讓我們走出傷痛、突破困難的不是「存留」而是「放下」。惟有突破「存留即是安全」的迷思,我們才能真正走出傷痛、突破困難。

 

 莊奴90後音樂人生故事

 

鄧麗君《想把情人留》歌詞全文:

詞:莊奴
作曲:崎孝路

門前的小河不斷地流
小河水悠悠
是否你也為情煩惱
日夜說不休
雖然我願為你分些憂
卻不知誰來替我解心愁
但願你心知我心
想把情人留

小河不管我為何愁
依然說不休
只有我自己望夕陽
落向青山後

雖然我願為你分些憂
卻不知誰來替我解心愁
但願你心知我心
想把情人留

門前的小河不斷地流
小河水悠悠
你說你為了情煩惱
對我說不休
雖然我願為你分些憂
卻不知誰來替我解心愁
但願你心知我心
想把情人留

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莊奴90後音樂人生故事

甜蜜蜜作者莊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