鄧麗君的真善美年代~鄧麗君《往事如昨》

 

鄧麗君《往事如昨》(詞莊奴,曲佐佐木)

 

北美洲的少數民族有捕夢的習俗,他們會以柳樹編織一個框和網,稱作捕夢網。據說捕夢網能夠捕捉惡夢裡不好的東西,防止邪惡的東西進入夢中;至於好夢,捕夢網則能將之留下,讓我們伴著美夢入睡。如果莊周夢蝶的故事能夠印證人生是一連串的夢編織而成,那麼你是否也想過編織一個捕夢網,將美好的夢留下成為永恆的記憶。

 

鄧麗君小姐是我們共同美好的回憶,如果編織一張捕夢的網能夠將夢留下,我想將鄧麗君小姐永留在我們的生活當中。如今,鄧麗君小姐雖然留下美好的歌聲和倩影,卻已不在人世。每當我想起鄧麗君小姐,總會忍不住感嘆「何日君再來」而流淚。我感念的是鄧麗君小姐美麗的臉、溫柔的歌聲以及她為人處事真善美的精神。而讓我真正感嘆的是鄧麗君小姐當時的美好年代,那個人人辛勤奮鬥、純樸實在的善良社會。

如今鄧麗君小姐已不在,社會好像隨著她的驟逝而失去了許多。網路與媒體科技的進步,貌似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近、互動頻繁,卻也導致資訊爆炸,資訊與知識邁向生產線般的求新求快。隨時有什麼想法,寫下一句話,透過手機就能發送到全世界。試想全世界幾十億人口每人每天講一句話,其內容字數是否遠遠超越過去新聞報紙印刷、書籍出版的文字數量呢?在文字進入爆炸性量產的今天,年輕學子們到底每日閱讀那些資訊?其資訊是否對社會有益?都值得我們共同反思。

 

生產大量文字的今日,人們閱讀習慣也漸漸改變。像莊奴90後音樂人生故事這樣800字一篇的短文,出現在網路上反而顯得冗長。現代人閱讀也講求「效率」,最好能快速的獲取知識和重點。在一篇長篇文章中找到重點是閱讀者的閱讀技巧,不一定是不好的。但是,當作家、記者與編輯等文字工作者,為了吸引閱讀者的目光、迎合閱讀者的閱讀習慣,將文字簡短甚至以一句話描述一件事,這樣的現象背後代表的不是寫作者的寫作技巧是否精簡扼要,而是整個知識生產的過程已經日趨斷章取義,快速片面。想到這個社會因為科技而改變了閱讀習慣,使資訊與知識的生產變得快速膚淺,我就感到無比的傷感。

 

當閱讀這樣美好的行為,都可以因為科技而變質;我們怎能相信其文字內容也隨著時代而膚淺呢?常言道「三日不讀書,則義理不交於胸中,對鏡覺面目可憎,向人亦語言無味。」現代人拿著手機讀著電子書與各方資訊,其內容非聖賢以智慧一筆一畫書寫而成,卻是編輯寫手快速量產、拼貼、斷章取義而成。如果古人三日不讀聖賢書就背離理義,現代年輕學子又怎不會背離真善美呢?每次想到過去那些美好純真的年代隨鄧麗君小姐而逝,莊奴倍感憂愁。我這位94歲的老人,只能感嘆時光飛逝「獨愴然而涕下」。

 

莊奴90後音樂人生故事

 

鄧麗君《往事如昨》歌詞全文:

 

 

作詞:莊奴

 

作曲:佐佐木

 

 

 

我想把往事托白雲寄給你 往事或許有多少值得你編織回憶

 

那白雲來去匆忙 未曾向我告別就離去

 

留給我往事如昨 心裡有話對誰說

 

如今我才嘗到相思滋味 相思滋味苦澀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莊奴90後音樂人生故事

甜蜜蜜作者莊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